The coffeevine 深入報導|19 Grams:以出色的咖啡勇往直前

2022/03/30
The coffeevine 深入報導|19 Grams:以出色的咖啡勇往直前
來自德國柏林的 19 Gram,繼2021年獲得“最佳新人獎”之後,又帶著一款好咖啡回歸咖啡箱!這次,就讓我們來看看19 Grams的訪談與故事吧!

19 Grams:以出色的咖啡勇往直前

來自德國柏林的 19 Gram,繼2021年獲得“最佳新人獎”之後,又帶著一款好咖啡回歸咖啡箱!

Advent calendars(降臨曆,是一種迎接節日到來的倒數月曆)在德國是一件大事。兒時的我,很喜愛年末,因為這段期間將被許多不同的歡樂節日給填滿。從聖馬丁節開始,我們製作了小燈籠,在鄰居的家門口歌唱來獲得糖果。接著,11月20日是我的生日,而聖尼古拉斯和聖誕節緊接在後,這段期間,我們拿到一本有小巧克力的降臨節日曆。對牙齒不好,但卻帶來滿滿幸福感。

柏林的 19 Grams 以製作絕佳的精品咖啡降臨曆聞名,他們每年從24個不同產地採購24種優質咖啡。在2020年,我很榮幸收到一份咖啡降臨曆,品嘗到市面上稀有的美妙咖啡,例如:尚比亞(Zambia)、東帝汶(East Timor)以及 多米尼加共和國

(The Dominican Republic)。

雖然這不是 19 Grams唯一出名的產品,但每年都會不禁期待這份令人興奮的咖啡好物。

繼2020年在咖啡箱亮相,並奪得The Coffeevine 咖啡箱最佳新人獎之後,今年四月,19 Grams 再次現身在咖啡箱,敬請期待!

19 Grams 是在2002年 由 Robert Stock und Sascha Spittel 創立,名為““Tres Cabezas”,可說是當時德國首批專注於精品咖啡的烘豆商之一。2000年代初期,很少有人聽說過精品咖啡,更別談品嚐了。19 Grams與其他精品咖啡的先驅者聯手,意欲在傳統咖啡市場的主流中,為人們帶來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。

大多數德國人(包括我在內)的成長歷程總少不了 Idee Kaffee、Melitta 或 Tchibo這些傳統咖啡品牌,它們在市場中的定位做得非常好,這也是為什麼,要讓消費者接受精品咖啡是相當具有挑戰性的。

“我想這是我今年最喜歡的日曬豆,很熱帶風情,且帶著經典風味”

2018年,19 Grams的名聲廣為人知,它不僅成為柏林精品咖啡界重要的存在,且為世界各地的消費者提供高品質的咖啡。

早些時候,我遇到它們的首席烘豆師 Anthony Piper,當他還在 Climpon&Sons (一間倫敦的咖啡館)時,便曾烘焙過咖啡箱的豆子。

The Coffeevine(以下簡稱TC):安東尼,距離我們上次談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你們過得如何呢?

Anthony Pipere(以下簡稱AP):我們正在慢慢的成長和茁壯,且提升了我們的咖啡品質。你在2020年喝到那杯咖啡,事實上是我們第一款藝伎,之後有20個人跟進。那真的是個美妙的烘豆初始,因為是在做喜歡的事情,我覺得非常棒!

The coffeevine 咖啡箱訂閱

TC:當我從你那裡得到降臨曆時,裡面有很多有趣的產地,你現在還從馬拉威、尚比亞採購咖啡嗎?

AP:當然,我們會堅持這個計畫,為今年的的降臨曆採購24個不同產地咖啡。我們也可能會試著進一些玻利維亞新產地的咖啡,這是我們從來未曾試過的。對於這些季節性產品,我們有時會從尚比亞等鮮為人知的產區採購優質咖啡,例如,讓人熱愛的 SL28。我們一般會提供衣索比亞、巴西、哥斯大黎加的咖啡,但如果遇到像多明尼加共和國的咖啡,擁有不常見的突出美味,那麼,便會把它納入降臨曆的選豆中。

TC:你能告訴我這陣子柏林咖啡的現況嗎?每回好像一眨眼的功夫,就會出現一個新的烘豆商。

AP:我認為最近歷經了一些整合。很多的烘豆業者也有自己很棒的咖啡店。但如果你沒有柏林在地的烘豆商,你可能就會成為少數使用非在地咖啡豆的業者。例如 Companion 用的是丹麥Coffee Collective 的豆子。阿姆斯特丹的Toki 也在這待過一陣子,不過現在已經搬走了。

TC:你們最近有什麼有趣的合作案嗎?

AP:我們目前有一些定期會做的事情,例如跟一個超酷的品牌合作– 8000 Watts ;也在尋找一些令人感到興奮的新咖啡,如Finca La Chumeca 出產的 H17 hybrid,他們用了一些有趣的處理法,真的很酷!

TC:我注意到很多咖啡館、烘焙店開始提供限量的體驗式咖啡,這也是你們正在做的事情嗎?

AP:嗯,我們很多藝伎咖啡都是直接跟咖啡農購買,這代表我們可以比進口豆商用更優惠的價格直接提供給消費者。對農民來說,價格通常奠基在生產成本上,但如果進口豆商想增加自己的利潤,咖啡就會變得非常昂貴。當然,部分咖分莊園也會因為豆商的身份而收取較高的費用。不過,我們可以從可靠的咖啡農取得相當出色的藝伎,他們的咖啡就沒有想像中的高單價。事實上,我們去年最昂貴的藝伎來自玻利維亞,每公斤售價約50歐元,就藝伎的價位標準來說,這並不算高。

TC:你們今年準備做什麼呢?

AP:肯定是製作降臨節日曆。我們會去米蘭 World of Coffee展會,我們在那裡跟一個日本咖啡進口商Typica 開設一個小攤位。玻利維亞藝伎便是跟他們取得的。

這些人很有趣,因為他們真的很努力推動咖啡產地的行銷,通常,若你需要咖啡農的簡歷或更多農場照片,你可能會得到幾張十年前模糊不清的影像,以及已然過時的農場描述。

TC:讓我們來談談這款四月咖啡箱,由 Bombe 處理的衣索比亞咖啡吧!Bombe 也是我們之前合作過的一個處理廠,有次我們從Elbgold  買了厭氧處理的咖啡,以及從 Father’s 買了水洗處理。這次這支從杯測桌上躍出的美麗咖啡,你怎麼看呢?

AP:我認為這是我去年最喜歡的日曬豆。超級熱帶風情且帶點經典風味。這個處理廠是由一群真正在乎品質的人擁有,而且他們專注在單一品種、厭氧處理的技術上。它真的很美味,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為你的訂閱者烘焙這支好豆子了!

TC:絕對值得分享!

如果各位想收藏這款美麗的衣索比亞日曬豆,以及來自Hidden Coffee Roasters 和 Kalve Coffee Roasters 的單品咖啡豆,請務必拜訪我們的賣場!

單月嚐鮮這邊請

每月定期定額請點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