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a Coffeevine|深入報導|11月咖啡箱:Mabó Coffee Roasters

2022/10/28
Tha Coffeevine|深入報導|11月咖啡箱:Mabó Coffee Roasters
Mabó Coffee Roasters:從IT業跌撞進入精品咖啡領域的 Bogdan Georgescu

Mabó Coffee Roasters:從IT業跌撞進入精品咖啡領域的 Bogdan Georgescu

 

這位前世界烘焙亞軍回憶起他在廚房中烘焙糟糕的咖啡,並思考再次參賽的機會。

 

生活中充滿意外的相遇、驚喜和命運的轉折。雖然我確信這不是精品咖啡本身所特有的,但我經常對為數驚人的咖啡企業家和專業人士感到困惑,他們從來沒想過要離開咖啡領域,但最終還是這麼做了。

 

我想,與其他產品類別不同的是,無論什麼背景的人,都普遍喜愛與購買咖啡。如果你對這個行業充滿熱情,並發現一個機會,為何不在這個行業中追求事業呢?基本上,這就是2019年世界烘焙亞軍 Bogdan Georgescu 的故事,他在廚房裡展開了咖啡之旅,現在經營著布加勒斯特最好的烘焙店之一。

 

今年11月,Mabó 休息了兩年,其在2020年以 Gora Kone 精緻的水洗伊索比亞咖啡贏得年度烘焙師Coffeevine獎之後,再次成為我們的特邀烘焙師。此番合作中,Mabó將為我們的訂閱戶提供 Nazimu Abamecha,猶如神話般的衣索比亞蜜處理咖啡。敬請期待:杏子、梨和橙子氣息的超級多汁風味。

 

而在前幾天,我聯繫上 Bogdan,他在布加勒斯特 Gara de Nord火車站附近的全新咖啡吧與我進行視訊通話,談論從上次合作後 Mabó 發生的事情,並了解 Bogdan接下來想做的事。

 

The coffeevine(TC): "嗨!Bogdan,很高興你能回來。對於尚不認識你的人,你能簡單地自我介紹一下嗎?"

Bogdan Georgescu(BG): "當然。我是Bogdan,十年前我開始了咖啡生涯。實際上,我沒有先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咖啡師,而是直接進入烘焙領域。我並不真正知道如何成為一名咖啡師,所以我決定專注於咖啡的其他方面。

有趣的是,我買了市場上最差的烘焙機,不過當時的我心想:我已經在喝很差的咖啡了,為什麼不自行烘焙呢?這應該不會太困難。但事實上大錯特錯!我一開始烘的東西基本上是不能喝的,我一開始的寬容是因為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。

經過一段時間後,我買了更昂貴的烘焙機,但烘出來的東西仍然像狗屎一樣糟糕。很明顯地,問題出在我身上。這時我意識到:我需要好好學習如何做這件事。 "

 

TC:"但你為什麼一開始想自己烘焙咖啡?是出自個人好奇,還是當時羅馬尼亞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買到好咖啡?"

BG:”不,羅馬尼亞有好咖啡,只是不多。實際上我是在洛杉磯接觸精品咖啡的,而當我回到家鄉,我只喝劣質的超市貨。記得當時大部分烘焙廠都很老派,只有少少的精品咖啡店。我這裡說的是大約2013、2014年的時候。

我的興趣在於烘焙咖啡的現象。你知道,義大利人總說烘焙咖啡是種藝術形式,但對我來說不是。烘豆是純粹的科學。我想知道我如何能從生豆到創造出非凡的東西。

這就是我決定要自學烘豆的原因。起初只是一個愛好,是我在 IT工作外迷戀的事務,但我不斷地購買昂貴的設備,在某個時候決定:好吧,我必須這樣做。 "

 

 

TC:"當時這些設備都在哪裡?你有放置的空間嗎?"

BG:"事實上就在我們的廚房裡。我一步一步地接管了整個廚房。基本上只給我的妻子留下水槽和大約1平方米的自由空間!" (笑)

一段時間後我在 Sloane找到一份工作,你也曾與他合作過。老實說,你第一次跟他們訂購的咖啡就是我烘焙的。然後我開始去參加比賽。一開始成績很差,但後來成功地贏得了2019年的全國錦標賽,並立即去台北參加世界決賽,在那裡我失去第一名的成績。正如包裝袋上所說,我是亞軍"。

 

 

TC:"好吧,即使獲得第二名也是一個巨大的成就。"

BG:"沒錯。作為一名工程師,我了解烘焙機。這是許多化學和物理學等方面的東西。有的人憑感覺烘豆,有的人靠著科學知識。我試圖同時從這兩方著手,因為我真的非常喜歡咖啡。

在2020年初,我在布加勒斯特創立了 Mabó咖啡烘焙坊。它只是一個小小烘焙廠,有一個小咖啡吧,我認為這在疫情期間幫助我們很多,因為人們都關在家裡,只能在家沖泡咖啡。還好,羅馬尼亞只有很短的封鎖期,咖啡館實際上已經關閉。而在這段時間裡,我們銷售很多外賣,為很多做外帶的咖啡館供貨,且在網路上銷售很多咖啡。

 

"義大利人總是說烘焙咖啡是一種藝術形式,但我認為不是。它是純科學"。

 

這兩年裡,我們的業務每年都翻倍成長,但我們仍在一開始時的60平方公尺空間經營業務。今年,我們搬進了一個新的烘焙空間,並且剛開一家新的店。"

 

TC:”Mabó 是什麼意思?我試著在Google翻譯上查了一下,但結果是空的。"

BG:”Mabó 是兩位創始人的名字。Ma是指 Marius,Bo是指 Bogdan。口音只是一個時尚的噱頭。"

 

 

TC:"哦,那真是太屌了(flazedá)! 之前你曾說過你最喜歡的產地是衣索比亞,但近年,隨著瘋狂的發酵式,越來越難確定具體的風味。衣索比亞仍然是你的最愛嗎,或者你是如何處理你的採購的?"

BG:”剛開始,就像其他人所想,我們決定要走出自己的路。只是有些產地如:哥倫比亞、巴西和衣索比亞非常受大眾歡迎,我們還是需要備有這些產地的豆子。

當我們對哥倫比亞咖啡進行品評時,我意識到我們並不只是喜歡其中的一種。我們喜歡好幾種! 因此我們決定,需要將其中的兩種作為單一產地的咖啡,另一種則當作珍品收藏。然後還發現我們非常喜歡伊索比亞咖啡,當然,我們不只擁有兩種衣索比亞咖啡。因此,我們有一款水洗咖啡、一款日曬和本期訂閱會推出的蜜處理咖啡。基本上,我們喜歡根據品質來選擇咖啡,而不是根據產地。

 

對我們來說,擁有許多不同原產地,並期望所有的原產地都是好的,這相當複雜。每個人都會告訴你他們的咖啡是最好的,但僅僅因為袋子上這麼說,並不自意味著這是真的。我們常常發現,在我們所喝的所有 "好 "咖啡中,只有10%是真正好的。

 

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更願意從我們知道的好產地採購咖啡。另個例子是,我們在滿長一段時間中沒有印尼咖啡,直到最近我才找到一款很棒的。這是因為考慮到其他人現在都販售印尼咖啡,所以我們也必須要有嗎?不,不是的。

這同樣適用於肯亞和大多數其他產地的咖啡。我曾試圖找到好的,可惜沒有。今年,來自中美洲的咖啡真的很好,所以我決定先專注在這個地區。 "

 

 

TC:"包裝上的插圖有什麼故事呢?"

BG:"十年前,我在一個展覽會上,看到了這些令人驚艷的畫。當時我拍了些照片,但沒購買任何藝術品。接著,當我們展開這個品牌時,我想起了那些畫,所以我試圖找到設計他們的藝術家。結果發現了那位女士,喜歡畫畫的她並不是一個專業設計師,不知道如何做品牌。

那時我告訴她:聽著,只要為我們畫些有趣的東西,我們就把它放在包裝上。基本上,這幅插圖是我和妻子以及我的兩個同事的畫。如果你願意,我們將一起拿著同一杯咖啡,分享同一個目標。

 

"這很有趣。即使你給人們一個好的哥倫比亞或巴西咖啡,他們幾乎總是會說,啊,衣索比亞的更好。"

 

我的同事非常擅長設計,他拿著這位女士的圖畫,創造了整個品牌的形象包裝。我喜歡它,你呢? "

 

 

TC:"我喜歡! 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,但我早在2009年就在布加勒斯特生活幾個月。我發現羅馬尼亞文化中最令人好奇的一點是,人們在咖啡館裡會面直到深夜。當然不是很好的咖啡,但我很想知道,從你的角度來看,咖啡文化後來是如何演變的。"

 

BG:”發生的事情很有趣。我們遇到的主要問題是,羅馬尼亞在共產主義垮台後是一個相當貧窮的國家。像星巴克或 Costa 這樣大型國際咖啡連鎖店並沒有真正進入羅馬尼亞,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市場沒有潛力。早期,我認為整個國家大約有5~6家星巴克,而在英國有成千上萬家。

沒有人來教育顧客,這個空白就由獨立的咖啡店來填補。當時有經典的義大利濃縮咖啡吧和Origo。他們真的做了很多,在羅馬尼亞建立起第三波咖啡文化,然後許多其他咖啡店也隨之而來。2016~2017年巨大增長,而在疫情期間方才活躍,因為人們都待在家裡,開始學會如何在當地購買好咖啡,而非從超市購買。

當然,在網路上很容易找到好咖啡,人們對咖啡的認知也越來越多。這激發了許多企業家開設咖啡館和烘豆。他們一些人認為:「啊,這很容易吧」,但事實是烘焙是相當困難的,因為生產好的、穩定的咖啡是一點也不簡單。

如果你的背景來自一般商業咖啡,然後第一次品嚐精品咖啡,你可能會覺得它好在哪?也許這是有原因的。也許你喝到的咖啡還不夠好。市場仍然有很大的潛力,隨著消費者對品質的認知越來越深,這意味著一些沒有跟上的人可能不會成功。 "

 

 

TC:"你的顧客有沒有一個最喜歡的產地?"

BG:"肯定是衣索比亞"。

TC:"真的嗎?我很驚訝,因為在我的印像中,咖啡文化相當老派,人們喝的是義大利風格的咖啡(Blend),加入很多牛奶和糖。我本來以為像巴西或哥倫比亞的咖啡會更受歡迎,因為它們更容易被大眾接受。"

BG:"這很有趣。即使你給人們一個好的哥倫比亞或巴西咖啡,他們幾乎總是說,啊,衣索比亞的更好。許多從商業咖啡來的人,家裡幾乎都有一台全自動的機器,他們想要好的咖啡,卻並不真正關心好咖啡是什麼。對他們來說,我們有一款巴西咖啡,我們只是把它宣傳為適合全自動機器的好咖啡。

然而,有些對咖啡已經初步了解的人,他們來到咖啡店,問我們有什麼,即使我們告訴他我們有這些很好的咖啡,他們也幾乎總想要衣索比亞產地。 "

 

TC:"回到你本身。你還想再參加比賽嗎?"

BG:"是的,我將再次參加比賽,只是不參加烘焙。這一次我將參加沖煮的比賽。下一次全國比賽是在5月,我想把優勝帶回家。我還認為,我們在這裡有一個優勢,採購優秀的生豆比採購優秀的烘焙咖啡更便宜。

這意味著我可以用更多的風味來練習。但通常想在首次嘗試獲勝,都是相當困難的。 "

 

 

TC:"最後,你能告訴我們,關於十一月咖啡箱中,你為我們烘焙的優質衣索比亞蜜處理咖啡的情況嗎?" 

BG:"我們一直在尋找很棒的水洗和日曬衣索比亞咖啡,我們想知道若我們願意花錢,能買到最好的咖啡是什麼。最近的巴黎咖啡展上,我遇到了一個經銷商,他告訴我「我有這種非常好的衣索比亞咖啡」,你知道,他們總這麼說。所以,我回他說:「那讓我們看看你的咖啡」。說實話,我很難決定它是水洗,還是日曬。

因為這款咖啡它有水洗的乾淨風味,也有日曬的果香。我問他「這到底是什麼?蜂蜜嗎? 」他說「是的!」我當時就決定購買這款咖啡。

當我們在烘焙廠收到它時,我們對它進行剖析,可惜前兩次嘗試的結果並不理想。我們對咖啡的處理方式完全錯誤。第三次測試,也就是你所擁有的那款,結果是驚人的。 "

 

 

TC:"我迫不及待地想與我們的訂戶分享了!"



 

已經迫不及待要開箱 2022 十一月咖啡箱嗎?那麼今天就訂閱咖啡箱,或單次訂購體驗看看吧!

我們每個月從 40 個國家中篩選咖啡,由自願專家進行嚴格盲測,將幾款最佳精品咖啡送到您手中,帶來每月不重複的咖啡驚喜。長期訂閱咖啡箱每包僅 650 元起(原價 800 元/包),定期扣款、免運費、無需綁約。即刻選擇每月三包每月二包每月一包